深圳340所民办幼儿园或转为公办园 官方回应:处于征求意见阶段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0 21:4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吴秋婷 1月19日,一份名为“深圳市新型公办园建设实施方案(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在深圳民办幼儿园举办者的微信群里开始流传,并引起了诸多争议。

  根据经济观察网记者获得的电子版《实施方案》,深圳市教育局计划,到2020 年,全市新型公办园总数达600 所,占比达到市幼儿园总数的30%以上,新型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占比达到80%以上。

  《实施方案》提出了三条新型公办园的实施路径,其中,将民办政府产权园(举办者拥有经营权,政府拥有产权的民办园形式)转为公办是主要路径。《实施方案》规定,“2018年12月底前,将社会组织或个人承办的政府产权幼儿园全部收回,转为新型公办园”,并且“承办方应积极配合,任何人不得阻挠”。这也是《实施方案》中引起争议最大的一部分内容。此外,对于赔偿等具体细则,意见稿中并没有提及。

  1月29日,深圳市民办园举办者梁军告诉经济观察网,目前的《实施方案》仅征求了政府内部的意见,尚未征求民办园举办者的意见。“这份《实施方案》是从私密渠道获得,一位同情民办园举办者的政府工作人员把文件发给我们,现在不仅是深圳市民办园举办者,许多园长和老师也都知道了政府准备把民办政府产权园收为公办的事情。”

  另一位民办园举办者唐红娟表示,民办园举办者群体对《实施方案》有几点不理解之处。首先,两个月前,政府仍在通过招标方式,将政府产权的小区配套幼儿园交给私人举办,为何现在却突然决定收为公办。其次,民办园举办者前期已对幼儿园投入大量资金,将幼儿园转为公办是否合理。另外,为何政府未通过座谈会等形式征求民办园举办者的意见。

  1月22日下午3点,经济观察网记者拨打了《实施方案》上的深圳市教育局办公电话,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了征求意见稿的真实性。1月22日晚7点,记者又向深圳市教育局学前教育处处长马芹娣进行求证,马处长表示,深圳市新型公办园政策仍处于内部征求意见阶段,尚未出台正式文件,之后仍有可能对征求意见稿进行修改。关于具体的修改方案与政策原因,马处长表示不方便透露。

  收回民办政府产权园

  梁娟参与举办政府产权园近十年,《实施方案》的出现犹如一记突如其来的重锤,令她措手不及。“民办政府产权园转公办的计划没有事先征求我们的意见,这种做法令人伤心,也令人难以理解。”

  她猜测,政府将产权园转为公办的决策,与2020年公办园需达到30%占比的目标任务相关。“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特区,公办园少有其历史原因。政府应当通过增量的方式提高公办园占比,而非右口袋掏出放进左口袋,把民办园变为公办园。”她说。

  根据《实施方案》中的新型公办园建设路径,到2020 年,深圳市将新建或补建200-300 所居住区配套幼儿园,建成后产权移交所在区政府,办成新型公办园。与此同时,社会组织或个人承办的政府产权幼儿园全部收回,转为新型公办园。

  “民办政府产权园是一种举办者有经营权,但没有产权的民办园形式”,吴华介绍。2000年以后,面对幼儿园学位严重不足的局面,深圳市政府出台政府产权园政策,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产权移交政府,并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吸引举办者承办小区配套幼儿园。

  记者从一份《深圳市政府产权居住区配套幼儿园承办协议》中看到,政府产权配套幼儿园的性质为民办,承办期限为六年。举办者需具有市一级及以上幼儿园举办经验,开办后三年内须通过“区一级幼儿园”评估,开办后六年内须通过“市一级幼儿园”评估。

  据梁军介绍,深圳市目前共有此类幼儿园340所。这些幼儿园是深圳市民办园中的佼佼者,100%通过规范园评估。其中有三十余所省一级园,二百余所市一级园。并且340所民办政府产权园都是普惠性质,保教费限制在每月800元。

  “因为政府招标的要求高,举办者对产权园的平均投入在500万以上,六年时间难以回本。按照正常情况,我们都会在合约到期后续约。如果不出变故,并且能够完成政府的办学要求,续约的概率基本都在100%。”唐红娟说。

  这一说法得到了梁军的印证。“幼儿园第一年招生只能招到小班,基本亏本。第二年能够招到小班、中班,如果比较理想,第三年招生满园,能够略有盈利。如果地理位置不好,六年时间基本收不回本。”梁军解释道。

  “如果更换举办者,课程体系、教师队伍等都要发生改变,幼儿园会面临许多问题。政府一般也不愿更换举办者。”梁军告诉记者。

  如今,这一支民办园“骨干队伍”突遭变局。梁军认为,从传出的《实施方案》来看,政府措辞严厉、态度坚决,即使不采取一年内强制收回产权园的举措,之后也很有可能通过到期不允许续约的方式,将民办小区配套园转为公办园。

  “但这种做法并不明智。这是一个蝴蝶效应,一旦政府采取到期收园的做法,举办者失去持续办园的目标和动力。为避免过度亏损,一些举办者可能会在到约前开始回笼资金、减少投入,加大对利润的追求,这可能会影响到办园质量。”梁军说。

  除此外,他担心配套园转为公办园的举措,将对幼教行业造成冲击。“这些配套园是民办园中的优质园,如果它们从民办园队伍中消失,不论是学前教育的稳定性,或是学前教育的均衡性,都会产生影响。公办、民办幼儿园间的差距可能会进一步拉大,幼教行业投资者的积极性也会遭到打击。”

  从《实施方案》传出至今,已过去一周多的时间。梁军与其他民办园举办者向区教委与市教育局多次反映意见,但尚未获得正式答复。

  为了安稳教师情绪,梁军告诉老师们:“不管政策怎么变,首先我们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未来的政策走向究竟如何,梁军依然未敢确定,他所能做的唯有等待。

  2020年公办园占比达30%

  对于中国的学前教育界而言,2020年无疑将是一个重要的关卡。2017年6月,教育部正式启动实施2017—2020年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并计划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由目前的75%提升至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左右。

  之后,地方政府的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纷纷出台。2017年9月,广东省进一步提出“到2020 年,各地级以上市及县(市、区)公办园占比达30%以上,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占比达80%以上”的要求。

  三年后公办园占比达到30%,这对于民办教育占据“半壁江山”的深圳市而言,无疑是个不小的挑战。根据深圳市卫生计生部门2017 年5 月底出台的《全面二孩政策对深圳市人口形势与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报告,2020 年,全市幼儿园需达到1967 所,才能够缓解幼儿园学位压力。

  按照新型公办园占比30%计算,2020年深圳市新型公办园应达到600 所以上。然而目前,在各大城市排名中,深圳市民办园占比位居榜首,公办园只有62所,占比不足4%。这意味着,在未来3-5 年,深圳市至少需新增538 所新型公办园。

  “深圳市民办园占主导的学前教育格局有其历史根源,最初政府缺乏办园的财政能力和精力,将幼儿园交给私人举办。另外,政府逐渐看到民办园的办学优势,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幼儿园。这种现象其实在国内许多地方普遍存在。”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吴华教授向记者分析。

  近几年,学前教育领域公共事件频发,幼儿园结构性供给不足、保教质量整体不高的问题暴露在了大众的视野中。不论是学界、社会或政府,对于公办园与民办园的占比问题,也一直争论不休。

  “大力举办公办园,提高公办园占比”的呼声渐涨,也促使地方政府在学前教育计划中,开始为公办园数量划定“红线”。《实施方案》中,深圳市教育局在论及新型公办园政策制定背景时,便提到:“深圳市公办园数量少、布局不合理”。

  吴华告诉记者:“对于公办园与民办园的关系,社会舆论和地方政府或许存在理解的偏差,认为学前教育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政府把学前教育开放给了市场,也就是因为民办幼儿园数量过多。”

  但吴华认为,政府能够通过多种形式履行学前教育支持的职责,并不一定是提高公办园占比。“香港地区的幼儿园全部属于私立,但仍然可以办得很好。目前在内地,三分之二的幼儿园属于民办园。无论从理论或是实践,都难以得出必须通过提高公办园比例的方式才能办好学前教育的结论。”

  另外,吴华表示,关于公办园与民办园的占比,国家并没有强制性的法律规定或政策要求。教育部提出,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占比要达到80%,但并没有涉及公办园与民办园具体占比的问题。

  (应受访者要求,梁军、唐红娟为化名。)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